如果有一天携程去掉所有的搭售,轻轻松松一键

迄今为止,我们很少听说大量用户因为这些暗黑模式的小把戏而放弃某个产品,转投他选。用户的选择主要会源自更优惠的价格、更便捷的操作、更熟悉的流程等等。
 
换句话来说,当 A 平台能买到比 B 平台更全、更便宜的机票,那么 A 平台是否会变着花样的搭售保险,或是否会偷偷地收集和利用你的私人数据,似乎就不是那么重要。即便我们感受到了被冒犯,或许还是会忍着恶心选择 A 平台。
 
难道我们真的这么怂和傻,面对着各种如同当面羞辱我们智商的产品形态还要奴颜婢膝地选择对方的服务吗?
 
其实当面对服务提供者时,我们脑子里面自然有一架天平,我们不会因为任意一个侧面而选择接受或拒绝它,我们会综合判断和比较,从而决定哪些方面的收益对我们更加重要,值得我们牺牲其他方面的收益。
 
在做类似分析的时候有个模型叫做“价值曲线”,这个话题我以后会找机会展开来跟你详细地分享。在这里我们只需要思考一件事,就是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尊重和磊落,并不能成为相对重要的价值。
 
这样的价值判断是主观的,我们就用整改前的携程来举例子,如果有一天携程去掉所有的搭售,轻轻松松一键就可以订到最合适的机票,但所有的机票价格比原来上浮 100 块钱,你会愿意吗?上浮 200 呢?如果与此同时,去哪儿保持机票价格不变,却暗藏各种操纵性的猫腻,你又会怎样选择呢?
 
无意奉承,我相信能读到这些文字的你,或许会说尊重无价,愿意为一个道德水准更高的产品付出更高的费用。但市场竞争的结果已经告诉我们,大部分的用户其实并不是特别介意,他们甚至不会把它上升到“尊重”的高度来考虑问题。
 
不成熟期的劣币逐良币
我用类似的问题问过不少人,我说你看这个产品这里会不怀好意地默认选中发送邮件资讯的选项,你会反感吗?如果有一个其他功能一模一样的产品,只是这里没有这个默认选中,你会不会选择后者?
 
我得到的答案都不温不火,很多人会勉强反感一下,更多的人则是无所谓的态度,同时大家都会很无奈地表示,这难道不是行业潜规则吗?
 
这让我想起锤子科技早先的一系列产品设计,完全从尊重用户知情权和隐私的出发,整个产品几乎没有道德瑕疵,这样的特点即便在面对精英用户时,似乎也没有构成一个足够强的卖点,而只是一个不错的有传播性的话题。
 
但这样的克制和磊落却势必会导致服务提供方的利益受损,比如无法利用垃圾邮件制造更大范围内的传播等等。在同样的功能特性面前,一个尊重客户的,具有美德的产品,却处在了竞争劣势之中。
 
作为一个产品设计者,这样境况让人有些难过,这意味着在很多情况下,选择的天平会被利益所驱动。就像北岛的那句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除了大肆鼓吹尊重用户的设计,抨击那些暗黑模式,或像 Harry Brignull 一样把公开羞辱这些设计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系统性的解决方案。还有别的希望吗?
 
我想希望就存在于这个行业发展的未来,当混战期过去后,行业变得更加成熟,竞争不再像现在这样粗放,用户的基本需求已经被满足得很完善之后,尊重才会显得愈加重要。
 
正如同早先的餐饮行业关注的是能不能吃饱,没有人关注口味、卫生和服务,而随着行业和用户的发展,如今我们挑选餐馆时精神和心理的满足感变得越来越重要,当然也一定会选择那些不在菜单和用户协议上动手脚的餐馆。
 
这样的状态还有赖于充分竞争,设想一下如果天下只有一家餐馆,那么所有的比较都不再有意义。好在庞大的需求量和天然的地域区隔拦阻了餐饮行业的绝对垄断,可是对于万物互联的网络呢?未来会不会产生垄断,垄断会不会带来更多的暗黑模式?
 
甚至有一天巨头不必再装模作样地掩饰自己的企图,利用垄断地位提出不容辩驳和选择的诉求,比如直接去掉“我已阅读并同意《用户协议》”前面的复选框?
 
怎样阻止这一天的到来?至少当他们开启暗黑模式时,我们应当表达愤怒和抗拒,而不是当做某种惯例,悄无声息地任它发生。
 
没错,我指的不光是产品设计。
 
这篇文章写的高屋建瓴,字字珠玑,读完一股磅礴大气呜的从天上盖下来,都看不清作者是谁了。打开极客时间一看,原来是二爷邱岳的「产品手记」。想不想每周都读到这么新鲜的文字呢?扫码或点击原文,订阅专栏。